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移動通信技術領先的美國,為什么會“誤入歧途”?

這段歷史很值得美國思考,搞單邊主義是不行的,還應走聯合發展的正確道路。本來走在前面的美國后來怎么會落在了后面?現在在5G問題上美國又在犯老毛病。美國政府一心想把華為擠出去,死不回頭,在這條死胡同里越走越深,結局很可能重蹈4G的覆轍。

張國寶

責編:鄒松霖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2期)

最近有一篇《是誰謀殺了華為的競爭對手北電》,網上流傳甚廣,據說作者是一個叫作戴老板的寫作高手。

文章有點長,雖然不是專業性的論文,但是也涉及到一些技術問題,要想認真看完、看懂也不容易。應該說這篇文章對移動通信的發展歷史講得是比較清楚、客觀的。他里面講到的北電就是加拿大過去著名的通訊公司北方電訊。

北電和美國的朗訊都是繼承了電話發明人貝爾的衣缽,屬于血統純正,朗訊的貝爾實驗室在科技界享有盛名。另一篇叫作《華為、北電和切爾諾貝利》的文章,作者自稱是曾經在幾家電信公司,包括北方電訊工作過的科研人員,他對前述戴老板的文章基本是肯定的,但是也略微表示了一些異議。

我也曾經到北方電訊在加拿大和美國邊境附近的一個研發中心參觀過。這個研發中心風景優美,為研發人員建設的別墅群掩隱在森林之中。當時我看了一言未發,而內心波濤洶涌。我想我們國家什么時候才能為科研人員提供如此好的研發環境啊?我們什么時候才能趕上世界先進水平啊?但是時間不到20年,世事居然滄桑巨變,北方電訊破產了,被肢解了,美國的朗訊也改換門庭了。過去名不見經傳的華為倒成了美國舉國要打擊的高科技公司。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在西方大公司買專利技術和標準時,

華為在網羅人才

北方電訊破產后,它過去的競爭對手都來搶食它的軀體,西方的一些著名大通信公司買走了它的專利技術和標準。這時華為也去了,但是華為的重點是網羅正失去工作的原北方電訊的科研技術人員,招聘成為華為的員工,甚至是一個完整的團隊都挖過來。這為華為打開過去久攻未下的歐洲和其他地區市場發揮了重要作用。一些北方電訊的員工后來成了華為4G和5G研發的骨干。

這使我想起了不久前我寫的一篇文章《中國的芯片產業為什么不盡人意?》。文章中我講到了4個關鍵要素:人才、資金、體制和產業鏈。我特意還解釋了一下,盡管體制和其他3個要素相互之間都有緊密的關系,但是為什么我沒有把有些文章中講得最多的體制放在第一位?這是目前中國經濟界最時髦的說法。大家看,無論是加拿大的北方電訊,美國的朗訊、摩托羅拉,還是法國的阿爾卡特,他們的體制都是一樣的,都是在資本主義社會,都是市場經濟,可為什么這些巨頭最后都垮掉了呢?所以我把人才放在4個要素的第一位。

我的這一看法當然在網上的評論中也受到了一些非議,這是我事先早有預料的。這兩天看到前述的兩篇文章,有感而發,再把我在關于芯片那篇文章中的觀點炒一次冷飯。

在技術標準的選擇上走了岔路,后來又想搞單邊主義,美國最終誤入歧途

《是誰謀殺了華為的競爭對手北電》一文中講到了一個細節:“除了錯失WCDMA之外,北電CEO扎菲羅夫斯基還押錯了WiMAX技術標準。這門技術表面上是Intel、IBM和摩托羅拉等一眾美國公司推動,實則背后推手是美國政府,后者用政治手段在3G標準提交截止9年之后,將WiMAX強行納入成第四個3G國際電信標準。加拿大的北電緊跟美國,并不令人意外。”

后來的結局令人意外:WiMAX路線被歐洲等合謀做掉,北電大量投資打了水漂,無法轉化成收入,2008年金融危機又讓財務問題進一步放大。

我在之前寫的《從小學生到勇立世界潮流》這篇講述中國移動通信發展歷程的文章中,也講述了基本相同的內容。

我在第六節寫道:歐洲在他們原有的技術基礎上發展了基于F D D(頻分多址)技術的4G標準。而中國的TD-LTE標準是基于TDD(時分多址)技術,但是TDD技術在信號上行和下行可以不對稱,而FDD則上下行對稱。TDD的不對稱信號傳輸在4G階段要傳輸視頻等時卻顯示出優勢,適合用于互聯網。美國英特爾也發展了基于TDD技術的4G標準WIMAX,中國自知我們尚弱小,希望能與同為TDD技術的美國標準聯合,但是英特爾視中國為小學生,不愿意與中國合作,只想要中國全盤采用WIMAX標準,聯合不成。而此時歐洲的愛立信公司了解了TDD技術的優勢和中國巨大的市場,主動要與中國聯合,共同采用TD-LTE4G標準,這使得TD-LTE標準力量強大,而美國的WIMAX標準逐漸被邊緣化,最終銷聲匿跡。

由于4G較之3G有著明顯的優勢,一旦4G應用后,原來使用WCDMA3G標準的通信公司就顯得被動了。4G形成了TD-LTE和FD-LTE兩個標準。我們通常說3G三個標準,4G變成了兩個標準,在移動通信設備制造領域最初的十幾個玩家現在僅剩下華為、中興、三星、愛立信、高通等不多的玩家了。

這段歷史很值得美國思考,搞單邊主義是不行的,還應走聯合發展的正確道路。本來走在前面的美國后來怎么會落在了后面?美國人很高傲,一直是老子天下第一。他根本不會把中國企業放在眼里。開始是在技術標準的選擇上走了岔路,后來又想搞單邊主義,最后使自己誤入歧途。

現在在5G問題上美國又在犯老毛病。頻率資源是非常寶貴不可再生的資源,美國政府在給移動通信分配頻率資源時把中低頻段先分出去了,給了軍隊的軍用雷達等,而不適于搞5G的高頻段現在要給5G。后來發現低頻段比較適合搞5G,美國政府又把3.5GHZ拿出來讓軍隊和民用合用。可是軍民共用頻段協調和誰優先肯定會產生矛盾,民用5G公司也不愿意。但是美國政府一心想把華為擠出去,死不回頭,在這條死胡同里越走越深,結局很可能重蹈4G的覆轍。

2019年第12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2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天天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