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國企上市是國資改革的有效抓手

在當前階段,通過適度自我施壓,進一步加速實現競爭類國企上市,是在對國企功能清晰界定與準確分類基礎上,因企施策推進改革的有效抓手。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評論員  葛豐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7期)

國資國企改革再一次密集吹響號角,其中包括地方國資“第一重鎮”——上海,近日發布了《上海市開展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的實施方案》,提出到2022年,要實現競爭類企業基本完成整體上市或核心業務資產上市。

這一目標時間明確(2022年前)、任務明確(上市)、范圍明確(所有競爭類企業),符合當前國資國企改革階段性特點,其最終目的,將不再像以往那樣以融資(甚至解困)為主,而是更在于通過優化產權結構,促使國企完善公司治理架構,提高自身盈利水平與競爭能力,從根本上保障國資保值增值。

按照一般經驗,上市起碼可從以下五個方面提升國企治理有效性:其一,國企上市后,能夠引入現代企業制度框架(主要包括股東大會、董事會和監事會等),從而為進一步提高治理水平奠定基礎;其二,國企上市后,能夠引入新的投資者與外部監督,從而增強國企經營者改善企業績效的壓力;其三,國企上市后,國資管理者對經理層的選擇與監督,可以在更大程度上運用市場化標準進行運作;其四,國企上市后,可以通過特定的制度設計,促使剩余索取權和剩余控制權盡可能對稱;其五,國企上市后,國有企業在建立完善激勵機制等方面的自主權可有所增強。

事實驗證了上述邏輯。這方面最明顯的例證是,自2003年以來,中國經濟所有制結構變動過程中,國有企業的市場表現驟然呈現快速改善且持續擴張勢頭,而這種重大趨勢性變化雖然不難溯源至多重因素,譬如相對有利于國企的金融資源配置以及地方政府支持等等,但問題是,這些外源性的紅利在此前很長時間內亦同樣存在(甚至傾斜度更高)。因此,在對前述趨勢性變化做成因分析時,至少不應忽略國企自身治理有效性的提高。

那么上市在此過程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呢?回頭看可以發現:2003年作為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這一年起,除了國企(尤其是大型國企)在各自經營領域重拾擴張勢頭外,另一個幾乎與之同步的重大變化是,以國有商業銀行為標志的大型國企股份制改造與上市進程遽然加速;與此同時,股權分置改革使得以國企為主體的一大批上市公司,從根本上扭轉了他們此前名實不符的上市公司身份。因此,可以這樣認為,上市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在實證層面推動了國企業績顯著提升。

在當前階段,通過適度自我施壓,進一步加速實現競爭類國企上市,是在對國企功能清晰界定與準確分類基礎上,因企施策推進改革的有效抓手。依托這一抓手,同時再輔之以同樣重要的市場秩序擴展,如積極引入競爭機制,形成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等等,相信一路走來常抓不懈的國資國企改革,一定能在新的起點上,為中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發展,提供更多、更精彩的成功樣本。

編審:張偉


 2019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天天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