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今年的美國股市能打破“9月魔咒”嗎?

有人預測:標普500指數最大幅度或“跌破2700點”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鄒松霖 | 北京報道

編輯:謝瑋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7期)

92 視覺中國

9月的美國股市似乎向來都不太給力,有人戲稱之為“9月魔咒”。

美國金融研究機構LPL Financial分析師瑞安·德特里克統計發現,自1950年起,9月就是標普500指數表現最為疲軟的一個月,與8月相比平均環比下滑0.5%。

當地時間上周五,投資機構Bespoke Investment Group分析師賈斯丁·沃特斯也在一封內部信中表示,在過去的50年中,9月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只在36%的時間內實現了正增長,而平均跌幅則達到了0.92%,為一年中的最大值。

而今年,在經歷了8月這個“多事之秋”后,9月的美國股市充滿了不確定性。

美國股市的動蕩8月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今年8月的美國股市,那一定是“動蕩”。在22個交易日內,標普500指數漲跌幅超過1%的交易日多達11次,其中還有3次跌幅超過2.6%。

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波動率指數(CBOE Volatility Index,VIX)衡量期權投資者對未來股票市場波動性的預期,是華爾街常用的投資者情緒指標。該指數和投資者對未來股價指數波動率的預期成正比,指數越高,代表投資者預測未來股價指數的波動性越劇烈。在8月,VIX指數一度攀升到了24.81,為過去6個月的最高值。

投資界權威雜志《巴倫周刊》用3個T總結了8月美國股市的三個關鍵詞:(特朗普)推特、貿易和美國國債(Tweets, Trade and Treasuries)。

北京時間8月2日凌晨,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從9月1日起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10%的關稅。消息發出后,當日原本已上漲逾1%的標普500指數轉而下跌,最后以2953.56點收盤,跌幅達0.9%。

北京時間8月5日晚,特朗普發推稱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標普500指數開市后直線跳水,暴跌2.98%,創下截至目前今年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北京時間8月14日,美國2年期國債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盤中出現倒掛,引起市場恐慌。

事實上,在過去40多年的時間里, 美國2年期國債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倒掛是其經濟衰退的重要信號。美聯儲圣路易斯數據庫的歷史數據顯示,10年期和3個月期美債收益率曾于1989年5月開始出現倒掛,次年7月美國經濟進入衰退;2000年7月開始出現倒掛,次年5月美國經濟進入衰退;2006年7月開始出現倒掛,次年11月美國經濟進入衰退。

因此,8月14日有大量投資者選擇拋售股票,而買入長期國債和貴金屬等具有較強避險能力的資產。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當日應聲下跌3.05%,為歷史上第四高的單日跌幅。

北京時間8月23日晚,中國商務部宣布從即日起對16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征25%的關稅,貿易摩擦升級。當日,標普500指數下跌2.59%,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也下跌2.37%。

在8月的最后一周中,伴隨著一些貿易談判的積極信號,美國股市小幅回暖。但從總體來看,美股的表現還是無法令人滿意。標普500指數下跌近2%,為其自2019年5月來的最差表現。而在去年同期,仍保持了3.03%的增長。

美國股市9月預警信號頻繁

投資研究機構Leuthold Group的首席投資策略官詹姆斯·保爾森在8月30日發布的研究報告中表示,在過去的50年內,美國股市走向、債市走向和M2貨幣發行量是影響9月股市表現的重要指標,而股市和債市在近期已經釋放了消極的信號。

保爾森分析稱,除去最近的反彈,標普500在過去6個月中的增幅僅為3.5%,低于自1947年來的同期平均值。同時,在8月發生的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倒掛使很多投資者對經濟下行的可能性表示了擔憂,給9月的美國股市蒙上了陰影。

M2貨幣發行量是上述3個指標里唯一的閃光點。M2,即廣義貨幣供應量,反映了經濟體中的現實和潛在購買力。保爾森結合歷史數據分析指出,當M2發行量的增速在平均值之上,股市會從中受益,而在過去6個月中,M2貨幣發行量的增速為自1947年來的同期最高值。

然而,從去年11月起,美國的通貨膨脹卻一直在美聯儲2%的目標線以下。一些學者認為,低于目標的通脹率是經濟增長緩慢的信號。《華爾街日報》分析稱,壓制通脹的主因是耐用品價格下降和服務業價格被壓制。

讓人不解的是,美國失業率正處于歷史的低點,而平均工資也呈穩步上升趨勢。同時,占據美國經濟活動總量2/3的消費支出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增速為4.7%,是自2014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最高值。強勁的消費支出表現了消費者信心的增強,因此,美國的總需求量本應大幅增加。用基本的總需求-總供給(AD-AS) 模型分析,總需求量的增加會外移總需求量曲線,提升價格水平。然而,現實卻是通脹始終低于2%,《華爾街日報》亦把這個現象稱為“謎團”。

而美國的制造業則被貿易摩擦的陰云籠罩。8月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制造業PMI自2016年來首次跌破50%的榮枯線,報49.1%。任何低于50%的指數都預示著經濟下行。同日發布的8月美國市場調查公司IHS Markit制造業PMI報50.3,略高于預期的49.9,但也是自2009年9月以來的最低值。美聯儲曾在7月對美國制造業因貿易摩擦受到的沖擊表示擔憂,表示持續的貿易摩擦會降低營商信心,從而縮減資本開支。

同樣,衡量美國貨運量和支出的Cass貨運指數(Cass Freight Index)也深受貿易摩擦影響。在7月,該系數下滑5.9%,連續3個月達到了5%以上的負增長。Cass公司也在隨后發布的報告中表示,這些數據“釋放了經濟下行的信號”,“我們認為GDP在年末負增長的風險在持續增加”。

有人預測:標普500指數最大幅度或“跌破2700點”

美國商務部在北京時間8月29日公布了2019年二季度GDP增速的修正數據,報2.0%,同比下滑1.5%,為2018年第四季度來的最低值,與多數經濟學家的預測相符。

投資公司Northman Trader的創始人斯文·亨里奇在北京時間8月28日接受CNBC采訪時表示,從2018年中開始,很多分析師注意到了標普500指數呈“喇叭”狀分布,上升和下跌的幅度約成正比,且有周期性。而在8月,標普500指數持續釋放下行的信號,亨里奇認為這是美股大幅下跌的開端,如果以最極端的情況,標普500指數可能會“跌破2700點”,并“持續下行至2100點”。

8月最后一個交易日,標普500指數以2926.46點收盤。

斯文·亨里奇的理論可能有些過于夸張,畢竟他所預測的如此大幅度的下跌在美股的歷史中非常罕見,但是他表示,“債市已經釋放了預警信號”。

北京時間9月3日,亞洲股市收盤后,歐洲多國國債同時跌至歷史低位。而美股也在9月的第一個交易日內表現不佳,標普500指數下滑0.69%,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滑1.08%。

歷史上,9月多數是美國股市的“傷心月”,在預警信號頻繁響起的當下,美股究竟將交出怎樣一份成績單?


2019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天天pk拾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